穆凇

这儿梓暮
目前主坑凹凸世界
私粮囤积处

【HTF–双英】

#蓝红蓝向#
#不喜误入#

他终究是厌了.而我就像个被玩腻了的玩具等待着被处理的命运.一股脑的把属于我的东西送出他名下的房屋.这可真够嘲讽的.我拖着一个浅蓝色的旅行箱.上面还有些白色星星图案.肩上挎着个印有美国星条旗的双肩背包.恍惚的回到自己两个月前呆着的公寓.

事实上我不想放弃.满脑子想着都是splendid.此刻他又不知道去哪浪嗨了.再过去和他同居的那段时间.他每天凌晨带着一股子浓烈的酒味.头发上染着的烟草味.还有脸上鲜红的唇印回来.哦splendid你个混蛋怎么没死在外面.在那之后要不就是轰轰烈烈的争吵或者大打出手亦或者是性/爱.我横躺在沙发上.睁开了眼睛.也算是打断了回忆.瞥了眼墙上的挂钟.11:20了.

我该去找找他了.那家伙偶然一次提到过他为一家报社工作.这个不大的小镇和那种类少的可怜的工作岗位倒是减小了搜索的难度.半个小时后我在隔着自己社区三条街外找到了那家报社.倒不是那不起眼的门面吸引的我.而是我亲眼目睹的那抹蓝色.我颇为踌躇但还是进去了.“请问splendid先生在么”对着正在打印资料的女孩便是尽量耐心和善的询问.“就在那.”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透明的玻璃让我见着了他的模样.哈.天差地别.我不禁扯动了一下嘴角.用以表示对他的嘲笑.瞧瞧他一身黑色笔挺的西服.里边干净的白衬衫衬着黑色领带.哦他也有这么人模狗样的时候。我敢保证他绝对是看见我了.随后他故意将手中的文件凑到了他身边人的眼前.右手直接搂过人腰——那是位紫色头发的先生.黑色的长款风衣.不时显示出来的类似盲杖的东西加大了我对他鼻梁上架着的是盲镜的肯定.他面不改色的处在那里.而splendid还在不知羞耻的靠近.那越来越近的距离让我不知哪里来的怒火.转身推开门就跑了出去.哦.splendid别让老子再看到你。

后来几天我仍处于落魄的阶段.我失神的躺在床上.过度充足的睡眠反而使自己打不起精神.我侧身看了看窗外.蓝天白云一片温馨美好的景象.耳边是清脆悦耳的鸟叫.喂splendont.你干嘛因为那种人渣颓废?打起精神来.我这么对着自己说.趋势着自己出门散散心.我选了件深红色的卫衣.上面印着卡通猫咪的图案.老实说这曾是我喜欢极了的衣服.但是自从被splendid嗤笑说自己姑娘气之后就再没穿了.8:20.

我换上衣服.也换上好心情.推门出去.散发的传单吸引了我的注意.哇哦新开张的面包店?那儿的核桃面包和芝士蛋糕看上去可真不错.但是到了那儿之后我觉得我的运气也是霉到了家.splendid正立在那儿.穿着烘焙师的衣服.哦我的上帝他在玩换装play?就冲着他这副嘴脸.姑娘们心甘情愿满心欢喜的买了面包将钱币塞进他的口袋.很难想象的是.我居然是那些可笑笑话中的一员.当我来到他身边的时候.还没等我开口说什么.他就用欠揍的声线对着我说:“dont你还是那么没品.”我无视他的嘲讽拿着袋子就走了.“你也没好到哪儿去.花花公子”故作趾高气昂的走了出去.这大概是我又一次下定决心不再见到他了.

但事实上.我也又一次违背了自己的心.此刻是22:20.我站在那家他常去的酒吧.据我说知.那是一家双胞胎兄弟开的店.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们居然会因为splendid那个家伙的出现把店名改成了hero.哦满满的嘲讽.我随意的扯了扯衣领深思一口气就这么推门进去了.略昏暗的光线.刺鼻的烟酒味.女人的尖笑声.男人的叫好声.说真的.要不是为了那个混蛋.我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来这种地方.似乎是那混蛋的特殊魅力吧——当然我可不是在夸他.我就这么若无其事的走到吧台边上依靠着.一杯血腥玛丽.我听着自己略带沙哑的声音这么响起.随后在等待的过程中.我用手肘轻轻碰了碰旁边女人的腰.好让她的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来.而不是那个蓝发的混蛋那.“戴安娜我还记得你..天...我们到底有多久没见面了!”我用着假装熟络的口吻这么和她搭讪(毕竟那个名字是我短时间内想出来还能用的名字吧)“不错..不错看来你还记得我”这位姑娘顶着一头粉发.细看还能发现渐变的发色.皮肤白皙的不像话.还有那桃红色的瞳仁.不得不承认——好货色.“...你还欠我一杯酒哟~man”可惜.表面的美色也掩饰不了这些女人(泛指了)的本性.不用自己动手就可以掏空那些素不相识的男人们的钱包.让人作呕.splendid那个混蛋正想捏一把左边女人的臀部却发现她不见了.不意外的和我来了个四目相对.damn it.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品一口鸡尾酒就畏畏缩缩的想朝门外跑.身后还传来那欠揍的话语:“嘿我们的正气先生也会来这种地方哈哈——不要妞么!”我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一路狂奔的往家赶.很好.看来他已经完全摆脱我了.可我还没。

剩下的三天里我把自己关在了家里.well“闭关锁国”的意味.我躺在床上进行着毫无生动性的心理活动:splendont,好马不吃回头草.让那个混蛋自生自灭去吧.衣冠禽兽.我也不该再这么妄自菲薄了.明天.对.就明天.我该去找个新工作.外加个新女朋友.让那个什么破splendid见鬼去吧!我终于是从床上坐了起来.甩了甩乱成一团的头发.我有一种预感.我新的生活要开始了.它会是美好且令人振奋的.

我打开家门准备去为自己买做饭的食材却正好撞见了某个准备摁门铃的蓝毛和一大捧红色的玫瑰.还有那磁性的声线“嘿我的甜心.我来接你回家了,不再给英雄一个机会?”

【b悄悄一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