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凇

这儿梓暮
目前主坑凹凸世界
私粮囤积处

【雷卡】短打

#骨科,不吃慎入#
#ooc#
#內有角色死亡#
#骨科使我快樂,繁體只為裝逼#

Your touch used to be so kind.
【你的觸碰曾經如此溫柔】

我不是善於表達情感的人,從來不是。

Your touch used to give me life.
【你的觸碰曾經給我生命力】

我的生命算是他給的,當落魄不堪的虛弱男孩被平民窟那個該死的地方拯救出來的那一刻,便早已決定用這輩子誓死跟隨了。他是個極具領袖氣勢的人,這一點我向來不否認,倔強的性格莽撞的勇氣強勁的實力確實令人敬畏和仰慕。

I've waited all this time, I've wasted so much time.
【我浪费了所有时间,我已经浪费了如此多的时间】

即使在一開始就預感到這是場錯誤的狩獵,自己的跟隨也依舊無怨無悔。在這場大賽中自己沒有像大哥或是其他二位成員那般傲人的戰力或是過分的戰鬥天賦,所使自己苟活到現在的是忠誠的追隨和算是沉穩冷靜的頭腦,對於暫時的安穩,我浪費的時間太多了。

Don't leave me alone.
【不要离开我】

戰鬥還在繼續,只可惜我大概是夠不上他們的步伐了。自己此刻的身體狀況再清楚不過了,粗糙的地面伴著粗石磨著臉頰生疼,努力想要站立的心情卻因身體扭轉撕裂到腹部傷口的異常疼痛而消散,不知道為何默然的恐懼湧上心頭,無助的如同當時身處平民窟的自己。讓我稍微安心一些的是隨後的視野中出現了他的身影,大哥。我艱難的發出幾個顫抖的音節。

Cause I barely see at all.
【因为我几乎看不见了】

我能感受到他試圖喚醒我的力度,可是那似乎有些太晚了。明明的睜開著的雙眼此刻卻覺得這是那麼的力不從心,儘管盡全力按壓住大量滲血的傷口,但那股血泉洶湧的程度似是過了度,甚至連呼吸聲都漸漸微弱起來。

Don't leave me alone.
【不要离开我】

我用盡最後一絲力氣顫抖著搭上了大哥的手。

Falling in the black.
【在黑暗中坠落】

大哥大概是在高聲呼喊著我的名字,可是耳邊的尖銳耳鳴愈發強烈,像故意和自己作對似的,模糊著我最後的理智。猛然間,意識中是那種身體極具墜落的感覺,不斷的失重感,促使自己頭暈目眩,隨即便是從睜著的雙眼中的因失血過多而呈現的單一色塊變成了黑屏。湮沒于黑暗的感覺,糟糕極了,而我還在下墜。

Slipping through the cracks.
【 穿越裂层】
大哥。

Falling to the depths can I ever go back.
【我到达的深度,再也回不去】

大哥。

Dreaming of the way it used to be.
【梦想着过往的时光】

黑暗之中如同重溫電影一般的持續閃過那些過往的曾經,兒時他將我從地面撈起背在身後伴隨著的那抹爽朗笑容,因為初入新家而不適應時的殷切陪伴,我甚至還能回憶起那睡前故事大概是關於惡龍的吧,很抱歉,現在不是拘小節的時候……聽說人死前就會回憶一生嗎,大概是的吧。

Can you hear me.
【 你能听到我吗?】

我合上了疲倦的眼。

大哥。我用微乎其微的音量最後一次喚起這個稱呼。

我是個不善於表達感情的人,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我也沒有改變自己。

b其實算是有感而發吧!!特別特別特別的意識流.
歌詞是skillet的falling inside the black。重金屬,不喜別聽。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