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凇

这儿梓暮
目前主坑凹凸世界
私粮囤积处

【安雷】Blue [中长篇/现代paro/1]


       他有前科。

        这算是雷狮少有的几个空闲夜晚之一,在裤兜里一阵摸索后掏出了一块铜黄色的怀表,稍微施力掀开表盖,较长的指针不偏不倚的落在罗马文字的“Ⅵ”上,九点半。这在雷狮眼中是极为早的时刻了,再次抬头,恍惚间,他注意到了离自己家门并不远的一处微弱光亮。那就去看看吧,脚步随心而动最终驻足于微光的发源地——是家咖啡厅,看上去还不赖。

        再三斟酌之下在跨步推开店门之时,电话拨通了,那头传来少年略带疲倦的声线。耳目一新,用在这里一点儿也不为过。随着木质门板的扇形移动牵扯悬挂的风铃一阵清脆作响。内部算不上大,昏暗的古铜色灯光,浅紫色的墙花,木质桌椅,还有些零碎的小玩意儿:柜子上的烛台,壁上的鹿角装饰,置于隔层的手提灯,从小到大排序的胡桃夹子……可最夺人眼球的不过是墙角处的那套骑士盔甲了,仅从表面发亮的程度便可以揣测出主人对此的重视而不是老古董意味的堆放。估摸是长时间的沉寂惹得电话那头的卡米尔担心过度了,雷狮搪塞了几句表明对方不必多虑就摁下了挂断键。

        雷狮将手机塞入口袋后的再次抬头正好对上了从楼下缓缓走下的人的眼眸,澄澈的能够洗涤一切躁动的蓝色眼瞳。伴随着嘴唇的嗫嚅却终未出声,看着对方从容的将黑框眼镜脱下折叠扣于衬衫衣领口,再换上职业性的礼貌笑容,整个过程用时不长但足以让对方从楼梯走至柜台处了。顺着对方位置的移动,雷狮才发现这间小店的另一份兼职——酒吧,不过值得可惜亦或者是庆幸的是,此刻就自己一位顾客。或许是自己发愣的时间过久了,低沉却附带磁性的声音打破了空气中弥漫的些许尴尬

       “要些什么吗,先生。”

       “Blue Danube.(蓝色多瑙河)”

       对方神色领会便从支架上取下一支高脚杯,依次拿出了清酒,樱桃酒,柠檬汁,汤尼汽水,蓝色柑香酒,白色柑香酒。恕其直言,雷狮的关注点根本不在于调酒的全过程或是所选取的材料,而是这位男子本身。这种近距离打量挑拨自己兴趣的人的机会可不多,走近坐上座位将包轻放于身旁的另一座位。双手十指交叉支于桌面撑着脑袋观赏对方调酒。修长的手指灵活的穿梭于各色材料和器材之中,灯光铺洒下棱廓分明的脸颊,暖阳褐发,与酒面颜色相近的却不似的青蓝色,好看的叫人窒息,真要命。雷狮的内心活动可谓是达到了顶峰,以至于下一秒成品递至自己面前时仍带些疑愣。


        “谢谢。”


        湛蓝色液体滑入食道,柔美细腻的口感在舌尖绽开,余韵绵长。雷狮依旧保持刚才的姿势侧头看着整理器具的安迷修有些愣了神,对方注意到人驱直的目光倒是不怎么在意,反而勾起嘴角留下一抹微笑。随后换来的是雷狮的再次呆愣和耳尖的微微泛红,再次饮了口酒,雷狮注意到对方正式但却随意的着装,干净朴素的白色衬衫,中规中矩的黑色领带,以及左胸口别的胸针——木质的,经过精心打磨,上面的刻字也十分清晰:安迷修。


         “这儿的格调不赖,可以摄影吗?”

         雷狮轻拍了下身边的背包示意里面的是随身携带的微单。

       “只要喜欢,一切请便。”


       “雷狮。”

       “安迷修。”

        这便是雷狮和安迷修的第一次会面。第二次会面并不会间隔太久,因为第二天的夜晚雷狮单肩挎包再次出现在了店门前,前提是翘掉了一晚上的繁杂工作,但是直觉告诉他——“物超所值”。


b.第一次写中长篇。很多细节还有具体的paro内容会在之后的文字里一一详述,所以比较慢热。
发出来勉励自己码戏——
要是有人喜欢就更好了、

评论(6)

热度(27)